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新聞中心
媒體報道
改革開放讓“春光”撒向世界
2014-01-09

 

精彩語錄 

    我什么都没学过,我只学过市场。 
  百年老店不是要做大,而是要走远。 
  旅遊發展是春光的東風,改革開放是春光的東風。 
  春光不是說出來的,是做出來的;黃春光不善言,但他儘量在向你敞開胸懷。 
    11月26日下午,在海口金盤工業開發區文昌市春光食品有限公司辦公大樓一樓大廳,當記者第一次見到黃春光,以上兩句話,便是記者最深的印象。在這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後面,是一排排春光公司的陳列品;在他的前面,是進出運送春光食品的貨車;支撐他身處的這棟大樓的,是2000名員工,是數億元資產,是3.5萬平方米的生產基地,是9大類、200多個品種、年產量8000多噸的產品,是海南70%以上的市場份額,是中國椰子類食品的“老大”,是出口英國、美國等國家以及香港、澳門地區的“聚寶盆”,是覆蓋世界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網絡。而17年前,在通往今天的那個起點,春光公司是一家用木樁、瀝青紙搭建的100多平方米的小作坊,是一家7個人、5萬元資本金的小公司,是一個只生產椰子片、椰子糖的小企業。中間走過的道路、路上那些故事,黃春光已不知如何述說。但看一個人,不要看他怎麼說的,一定要看他如何做的。

    隨後兩次的採訪,我們就去看黃春光怎麼做的。 

    在他嶄新的辦公室,除了他自己都說不上什麼材質的傢俱,還有一些春光的產品。唯一醒目的,是一張他與某位明星的合影。眼睛有時會騙人,鏡頭不會騙人。照片上的黃春光比生活中看到的黃春光有神有韻,風采蓋過明星。

  在他位於文昌東郊的工廠,透過一面面巨大的玻璃,看到從生產線下來的用椰子、辣椒、咖啡等開發的糖果、糕點、調味品等,空氣中瀰漫着濃濃的椰香味。

  在這裏,春光公司日消化椰子10萬多個,年需求量近4000萬個,直接爲農民增收近億元。這裏是支撐春光公司走得更遠更久的原汁原味原產地;這裏有黃春光規劃的特色農產品深加工,有他要幫助父老鄉親實現的致富夢想……

  他創業時的瀝青房還在。瀝青房邊,是一座乾淨整潔的院子,院子裏住着黃春光的父母。當過赤腳醫生的母親對記者說:黃春光從小厚道、有責任心;做過大隊會計的父親連聲感謝共產黨:沒有改革開放,黃春光不會有今天。

  車子在椰林中穿行,記者在車子上回憶。東郊是記者當年上島第一個遊覽的地方,茂密的椰子樹是最美麗的記憶。而黃春光卻把這記憶“生產”了出來,“撒”向了世界。  

  曾不敢带客户去自己工厂

  海南日報記者(以下簡稱“記”):曾流傳一句話,“一個椰子掉下來可以打到三個廠長。”說的是當時文昌很多人做椰子加工,僅東郊鎮就有100多家,規模差不多,清一色小作坊。但怎麼就是您“冒”出來了呢?

  黃:1987年,我22歲,第一次跟父親去廣州賣椰子,開始做椰子貿易生意,後來又給廣東人加工椰肉等半成品。因爲門檻低、競爭大,一年下來,全家只能賺到一兩萬塊錢,利潤太低,我想改變這種現狀,我要做自己的產品。於是我在1996年成立了文昌市春光食品有限公司。說是公司,其實還是小作坊,我從來不敢帶客戶去工廠看產品。

  记:您很能吃苦。

  黃:這是必須的。做我們這一行根本沒有捷徑可走。那時每天凌晨四五點就要起牀,安排好工人,便出門採購椰子。產品出來了,一趟一趟找買家。餓了,泡一包方便麪;渴了,喝幾口自來水;困了,就在樹蔭下打個盹。貨賣出去了,還常常收不到貨款。我褲子口袋經常一個口袋裝現金,一個口袋裝欠條……但就是這種“不甘心”和“能吃苦”,幫助了我。

  市场是最好的学校

  記:還沒產品出口,您就按出口標準建廠;傳統營銷沒人碰,您卻掀起專營旋風,而且您都對了。高中沒畢業,也沒受過專業訓練,您從哪學來的眼光和膽識?

  黃:我什麼都沒學過,我只學過市場。我經常與別人交流,尤其是銷售人員,他們最瞭解市場,我從他們那裏瞭解信息,把信息轉化爲產品。市場說要椰子糖,我就推出椰子糖;市場說沒有質量,銷售無法發揮。我就狠抓質量。原材料不合格拒絕合作,生產線引進世界尖端的,產品合格才驗收;市場說核心產品支撐盈利,我就在市場找核心產品,我們每年產品的更新率是10%—15%……

  建工廠之前,我到康元餅乾在東莞的工廠參觀,瞭解工廠設計、企業管理、團隊建設等。學習、模仿同類型成功企業的意識來自於市場。市場是我最好的學校和老師。

  记:您在市场学习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?

  黃:“滿足”。滿足消費者,滿足客戶,滿足員工,滿足與你相關的每一個人。與此同時,我自己得到了滿足。

  “春光”发展离不开海南旅游

  記:旅遊與購物緊密相連。春光的起步和發展離不開海南旅遊的發展。

  黃:旅遊發展是春光的東風,改革開放是春光的東風。借這兩個“東風”,春光纔有今天的發展。非典過後,“健康島”成了海南的金字招牌,海南旅遊被激活。藉此東風,我們啓動了與旅遊深度融合的工業遊戰略,先後投巨資建設海南特產旅遊購物基地。在基地裏,遊客漫步椰林,參觀椰製品流程,購買椰鄉美食,帶走一份舒暢和愉悅。經口口相傳,春光很快在島外打出名氣。而國際旅遊島建設更是讓春光邁上新臺階。

  记:春光也享受到了改革开放的春风。

  黃:沒錯。受益於十六屆三中全會明確非公經濟在項目、資金等方面和國有企業享受同等待遇,我在2005年第一次從銀行申請到2000萬元的貸款,拍了一個廣告,用於全國播放,春光正式走出海南;受益於國家對民營企業在出口方面的優惠和扶持,春光走出國門,撒向世界。而這次十八屆三中全會對民營經濟發展的充分肯定,將進一步激發民營經濟的活力和創造力。我們期待政府在公共服務、稅收等方面的更大作爲。

  找回传统海南味道

  記:有人說,在國內,在椰子類食品行業,春光已沒有對手? 

  黃:這個市場的挑戰不斷髮生。春光最大的挑戰是自己。海南不僅有椰子,還有咖啡、木瓜、菠蘿蜜、香蕉等豐富的熱帶農產品資源,我們是依託海南特色資源做特色產品的企業。我們現在面臨的最大的挑戰是如何把這些資源充分挖掘和發揮出來。

  我們已經行動。一是投資近億元的全國首個咖啡公園———興隆國家咖啡公園已動工,公園集種植、加工、體驗、創意、休閒、示範於一體,將打造成海南乃至世界一流的咖啡旅遊目的地;二是我們以菠蘿蜜爲突破口進軍海南熱帶水果脆片深加工。現已在文昌龍樓鎮建新廠,明年將投入三條菠蘿蜜幹生產線,年產量將增加1萬噸,既可帶動農民種植特色農產品致富,又可解決400個就業崗位。

  記:聽說春光在尋找一種已消失很久的海南風味食品?

  黃:是椰子餅乾。60年代,海南的椰子餅乾獲全國食品類銀獎,很受歡迎。但這個產品已從市場消失多年。我們通過技術找回了傳統椰子糖的味道,但餅乾還沒做到,我想在這方面有所突破,找回最傳統最特色的海南味道。

  百年老店要走远

  記:要考慮如何挖掘海南特色農產品,要考慮企業如何發展,您整天累不累?

  黃:不累。我搭建了一個完整的管理架構,我有一支很好的團隊。你看我每天電話很少,許多事情到不了我這裏。我現在操心的是如何提高一線員工的待遇。企業發展的目的是要讓員工過上好日子,企業不能滿足員工的期望,誰跟你幹?

  記:開始是爲自己的生計,現在更多是爲了責任?

  黃:說大一點,是爲了責任。說小一點,是爲了長壽,想做百年老店。

  記:爲了做百年老店您想過將春光公司做多大?

  黃:百年老店不是要做大,而是要走遠。有一次我到德國參加一個展會,看到一個展臺裏坐着一家三代人:爺爺、父親、孫子,他們做的是糕點。爺爺已80多歲了,他告訴我這份產業是他父輩留下的,已做了108年,配方一直沒有變過,每年都保持一定利潤,一代代的消費者追隨着他們。從中我得到的啓示是,許多東西是有傳承的。一個企業長壽的原因不是有多大,而是有質量,有差異和特色,是不可替代,這些加上品牌和歷史文化,就不會衰敗,就能成就百年老店。我要做這樣的店。